照明变压器

来富丽国青年感叹:这不是咱们教科书里写的中国 教科

发布日期:2021-05-26 22:0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来富丽国青年感叹:这不是我们教科书里写的那个中国!

  美国教科书,跟不上中国变更

  文/张一德(Daniel Zhang)

  我所在的欣斯代尔中心高中(HCHS)是伊利诺伊州一所以教养谨慎而驰名的公破高中,代表着较高水平的美国中学教诲。在高中阶段,涉及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教材主要见于《世界历史》(快班)、《世界文化》(普通班)、《东亚研究》等课程。以我上过的《世界历史》(快班)来说,有关中国历史的教材和阅读材料非常详尽,据我在中国读过中学和大学的父亲说,很多内容的深度甚至不亚于中国国内的教材。

▲部分美国高中教材中波及中国的内容

  《简要历史》说中国八面小巧

  美国明星高中的中国历史教养以教科书为主,辅助以各种专业历史书籍章节作为浏览资料。由数位美国大学学者编写的《理解世界不同社会??简明历史》(Understanding World Societies- A Brief History,以下简称《简明历史》),全书951页,和中国相关的章节174页。其中用了很大的篇幅讲中国古代历史。内容波及:秦始皇统一前的中国、甲骨文、《诗经》、儒家和孔子、道家和法家、佛教在中国和东亚的传播等等。美国高中必讲秦始皇兵马俑、丝绸之路,而该历史教材还专门介绍班固、班超、班昭一家。

▲Understanding World Societies- A Brief History

  《简练历史》第164页在介绍古丝绸之路时写道:“当时的丝绸几乎和黄金等价。西西里的工匠为迎合罗马人的喜好,居然把中国来的绸缎先拆成丝,再从新纺织成为罗马的格式。而丝绸本身对西方人来说始终是一种神秘的货色,直到有传教士在中国偷学养蚕和抽丝……”更有意思的是,《简洁历史》每一章都有专门介绍当时妇女状况的内容,其中第七章《东亚和佛教的传播》有一节介绍了南北朝和隋唐时代多少位著名的尼姑。或者对中国的中学生来说,切实搞不懂这本美国教材为什么要提及这些内容。

  在介绍宋元时期时,《扼要历史》配有宋太祖的头像、《清明上河图》、茶叶的世界商业路线图等图片,讲了宋代时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以及以朱熹为代表的宋代理学家。明清时代的内容有朱元璋树立明朝、明长城等。记得讲到长城的内容时,美国老师说,长城是有关中国的基础常识,用不着多讲。教材在分析近代中国和中国没落的因素时,提到科举轨制、鸦片战斗,列出中英《南京公约》中五口通商、限定关税、赔款、割让香港等重要内容。教材中有太平天国、洋务活动、辛亥革命和早期赴美国华人的历史,而且不躲避美国的排华运动。在先容亚洲民族主义时专门讲中国的新文明运动,配有帝国主义跟军阀横行中国的漫画。

  在教材中,还有中国共产党成破、长征等内容。《简明历史》第798页这样介绍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民众尤其是农民流传和阐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很快意识到,中国清苦农夫是革命的巨大力量……他1927年写文章说,农夫运动“其势如暴风暴雨,迅猛异样,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在介绍南京大屠戮这一章节时,详细提到有20万到30万中国人被日本侵略者屠杀,大量妇女被强奸。

  《简明历史》还写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毛领导下的中国。我们所学教科书中也有朝鲜战斗、“大跃进”“文革”等内容。该书从872页开端讲中国的改革开放,提到“毛去世当前,邓小平和他的支持者履行了一系列以建设四个现代化为目标的新政策,中国8亿农夫可以以家庭为单位耕作,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群体劳动……”教科书中还写着:中国2001年参加世界贸易组织;2008年寰球经济危机发生后欧美和日本经济消退,而中国仍增添;中国2011年代替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除了介绍中国的经济发展,美国的一些教科书也提到中国的人权问题。

  《东亚研究》重在自学跟探讨

  按照HCHS高中教学提纲恳求,世界历史每学期必修,《欧洲研究》和《东亚研究》二选一。在《东亚研究》课上,一半的教学内容为中国文化、历史和经济,但没有专门的教材,而是由老师指定阅读书籍和材料。我们上《东亚研究》时,专门阅读和讨论过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鲁迅的小说《风波》。在做练习时,会涉及“破四旧是哪四旧”“三年自然灾害”“毛主席怎么提高中国公民的识字率和健康程度”“中国式拉关系”“中国女性审雅观点变迁”等问题。探讨中,大多数同学以为,在美国简直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美国高中生个别不看美国的报纸和电视新闻,但大家通过学习,都知道中国是一个大国、强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也是配合错误。

  在课堂上,美国学生会讨论很多中国的社会话题,如“怎么看古代中国妇女的缠足”。最近讨论怎么看中国的盘算生育和二胎政策时,学生们得出的论断是:这些政策结合中国的文化和政治背景可以懂得,但不大可能搬到美国的现行制度中。

  五千年历史怎可能三周讲尽?

  一位《东亚研究》授课老师告诉我:“咱们以前有教材,然而中国变革太大、太快,以前的教材早就过时了。上世纪90年代的教材兴许还可能用来讲中国古代历史,但讲不了当代中国。所以我们的这门课不规定教材。”据老师介绍,美国有全国性东亚教学协会组织,编写过《东亚和新历史》等,个别把中国和日本、韩国、朝鲜列为一个教学单元。

▲被公布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的商周太阳神鸟

  有报道说,到过中国的美国学生反映,切实的中国和教科书中所学的不同。我的《东亚研究》授课老师认为:“任何教中国历史的美国老师都会面临教程决定这一困难,一学期只有两三周时间用在中国历史上,要讲完5000年历史,是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艰苦。我们学校还好,有专门的东亚课程,用一学期讲中国历史和文化,而畸形的美国中学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课程相对会缺少深度。此外,还有文化和制度的差异,中国和美国看世界的角度不一样。我们有关中国的教学也涉及中国内部的差别,如上海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地方,但中国西部的城市和上海又完全不同。这些东西一般教材也不可能深入提及。”

  中国经济落后?还是美国教材太旧?

  文/何 平

  我在美国堪萨斯州一所高中读书,该校传统是教科书 “回收再利用”,学期结束时交还学校,再给下一个年级的学生用。所以,有时我拿的教科书还是1994年的版本。一些教材中介绍中国的内容缺乏更新,有的还在写着“中国经济落伍”等内容。一些中国留学生在课上会被其余同窗识:“你们国度当初真的还是那个样子吗?”每当这时,咱们就会和他们讲中国的变化和进步。
        

  前不多国内介绍过美国McDougal Littell版本高中历史课本,其中强调了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无能,而且“以美国南北战役的情况来臆想国共内战”。该教材在突出美国在二战的贡献时,很少提中国和苏联的奉献。我所在高顶用的不是这个版本,但相似点是讲近代史时美国的内容多、中国的内容少。我们上课会有讲义,老师会稍微提一些中国的部门,如介绍毛泽东和蒋介石、共产党和国民党,讲一点国共内战,并提到“蒋介石失去民心和国民党无能”。说到美国教材中的错误,印象比较深的是曾看过有的美国教科书将西藏标为一个“国家”,这些弊病的内容让良多学生觉得不堪假想。       

  据懂得,我所在学校去过中国的人还不久,所以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大都停留在教科书中和老师口中的中国。我在美国的房东到过中国,他们很爱好中国,回来后说中国一点都不掉队,不仅城市繁华,人们还用手机支付,这些都令美国人感到惊疑,认为要跳出教科书,到事实中去意识中国。

  自我为中央:美国历史教育的毛病

  文/李冬梅

  美国中小学历史教导属于社会学习课程,每个学校和老师的教学各有不同。有些学校甚至不用教科书,而是由学区列出纲领,老师取舍主题, 教学时配以看录像、读书等形式。如讲二战时期德国人迫害犹太人这一主题时,学生们会读《安妮日记》。在学习美国移民史时,学生们往往会读一本讲述一个家庭如何在达到埃利斯岛时接受移民局检查、最终费尽周折移民美国的书。

  美国以个人经历代替国家正史的历史教育措施,颠倒了国家和个人的大小关联,容易混淆学生的正史观,并影响到美国人的思维。这也是美国动员朝鲜战役、越南战争以及小布什政府借口伊拉克领有大范畴杀伤性武器发动伊战的起因之一。

  单从历史研讨来讲,论从史出,观点建立在事实之上,是19世纪以来已相当成熟的历史研究方法论,是货色方学者都会奇特遵照的。在美国,不乏谨严的学者,也不缺少客观的史料,如2014年由德裔好莱坞导演克里斯蒂?里比拍摄的纪录片《钓鱼岛本相》就是一部讲述历史原形的作品。

  对美国教科书谈中国的历史问题,我女儿所读美国高中历史课本中就有一章专门讲中国古代史。客观说,美国对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仍是很不错的。美国有一大批研究中国历史的学者,如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创办人牟复礼就专门研究中国古代史。

  美国中小学历史教科书的特点是以美国史为主,以美国史代替世界史,这是美国以自我为中心,以美国海内法取代国际法的根本起因。因为美国主要移民来自欧洲,所以古代史侧重讲欧洲,近些年加入亚洲历史部分。有的美国教科书在讲述中国历史时,和中国教科书有出入的处所是认为中国王朝史从商开始,而不是夏。讲述中国古代史时也有不客观之处。华人和中国有关部门能够尝试给美国各州、县、镇教育局部写信,请求修改相干教科书,把讲述正确中国历史的书募捐给美国的图书馆,更主要的是让一些传布软实力的海外机构首先面向海外华人子女,让他们能接收完整的中国语言、文化和历史教育,同时兼顾西方人,即以海外华人带动西方人更好地懂得中国。

  目前,面向海外华人子女的中国教科书是国务院侨办编的《中国历史常识》《中国地理常识》《中国文化常识》等,这些书都很不错。但美国的中文学校基本都是周末上两节课,越到高年级学生消散越多,除了中文课本没有太多机会学习这些书。我在哈佛大学教过中文,也在中文学校给6至8年级学生系统地讲过中国地舆、历史和文化课,会把教材中缺少的中国古代史加进去。通过讲述中国的历史,让孩子们“在美国可以把中文学得更好”。

  文/ 张一德 何平 李冬梅

任务编辑:初晓慧